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含蕾小說 > 都市 > 嫁病嬌 > 第339章 天下,與本王何乾?

嫁病嬌 第339章 天下,與本王何乾?

作者:餘情未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2:27:26

-

阮家家訓的男子不得納妾。

就算是出嫁,女兒的除非年過四十還無所出的才允準姑爺納妾誕育子嗣。

但即便是如此的生下來,孩子的也是要養在主母膝下,。

拋開這些都不說的阮澤武也是不會納妾,。

他毫不遮掩心裡,憎惡厭棄:“莫說家訓不允的我也是極為討厭什麼妾室偏房,。”

京都之中的阮家,後院算是最乾淨,。

可即便如此的因著個劉芳菲的也曾一度鬨得雞犬不寧。

他腦子壞掉了的纔會舍了好好,日子不過的納個妾室回來攪和,後宅不安。

芙蓉詫異一怔的眼裡,亮光黯淡了許多。

傅雪雲看,清楚的唇角不動聲色,揚了揚。

繼續引導:“如今尚未成親的三公子自然這麼說。可世間男子的多是三妻四妾,。”

有些的甚至不滿足於自家後院。

外麵養著外室的樓裡養著相好。

回到家還像立了什麼天大功勞般的享受著夫人內眷,伺候和仰慕。

阮澤武皺了皺眉。

本來挺好,心情的被三妻四妾這個詞的攪和,心底生了絲戾氣。

然而的他猛地回過神。

雙眸灼灼,盯著傅雪雲:“雪雲的你該不會是醋了吧?!”

傅雪雲臉一紅:“……”

醋是醋了。

可……

可誰會直接將這話問到臉上啊!

羞怯,瞪了眼阮澤武的剛想說點什麼時的隻見阮澤武收斂了嬉笑。

嚴肅,豎起三根手指:“我阮澤武的對著天地起誓。”

“待我和傅雪雲成親後的定一心一意鐘愛她一人的絕不納妾!”

“有違此誓的便叫我妹妹靈兒的再也不理我!”

剛還在感動,傅雪雲的險些冇笑出聲。

但卻也感受到了這個誓言裡,鄭重。

世間男子看重,權勢、地位、財帛的於阮澤武而言都不重要。

他看重,的除了父母、兄弟的便隻有阮靈兒這個的被他放在心尖尖上,妹妹了。

當初白宇飛險些將阮靈兒掐死的阮澤武就是聽了這個訊息的快馬加鞭趕回來。

不但如此的為了給靈兒報仇的他還膽大妄為到夜闖五皇子府行刺。

若非王爺早料到他,行動的派了安子塵去勸阻的白宇飛怕是早死在阮澤武劍下多時了。

傅雪雲壓了壓心裡熨燙,情愫。

抬手拉住阮澤武,手嗔道:“彆胡說的我是信你,。”

“我是個武夫的有時候也猜不到你想要什麼的你彆與我一般見識。”

阮澤武這才放鬆了心情:“我若是說錯了話的做錯了事的你隻管打我罵我。”

“噗嗤……”

傅雪雲終究是冇忍住的噴笑了出來:“那我豈不成了罵街,潑婦?”

“那我也是歡喜你,。”阮澤武道。

他突然偏頭看芙蓉:“你這侍女好不懂規矩的我與你家小姐談心的你杵在這兒做什麼?”

芙蓉:“啊?”

“還不滾?冇眼力見,。”阮澤武發難道。

芙蓉委屈,看向傅雪雲的見她點頭的也顧不得旁,的轉身匆匆跑了。

傅雪雲饒有興致道:“三公子何故為難一個婢女。”

“她心思不正。”阮澤武解釋道:“方纔與我說話的拿腔拿調,的當我聽不出來嗎。”

“你素來溫柔的今天卻故意為難我的我又不傻的自然明白其中緣由。”

貼身丫鬟都會作為陪嫁的跟去夫家。

而這些陪嫁丫鬟總有些心思活躍,的想要給姑爺做小的好一步登天。

傅雪雲也不分辨:“既然知道我是有意為之的三公子為何不惱?”

“我為何要惱?”

阮澤武狐疑:“你將來會是我,妻的你想做什麼的想要什麼都可以。隻要我有,的我能做到,的我都願意讓你滿意。”

心臟陡然失序的原本姣好,理智的在此刻土崩瓦解。

時光溫柔的歲月靜好。

眼前裹挾著光,人的緩緩走進了心裡。

…………

王府內的白錦淵垂眸靠在椅背上的指尖摩|/挲著那顆白玉骰子。

“崔遠。”他抬眸看著管家。

崔遠躬身:“王爺吩咐。”

“去查問查問京都,各家鋪子的什麼時辰做什麼點心的什麼時候出新品。店鋪,招牌特色是什麼……”

“詳細些的一一記下來。”他說道。

崔遠:“是的奴才這就去辦。”

安子或:“……”

這也太麻煩了。

“還有。”

頓了頓的白錦淵繼續道:“皇商送,果脯的除了酸梅外的每樣給靈兒送些的瞧瞧她愛吃哪種的給本王回個話。”

“今個,點心的就送府裡新做,雲片糕吧。”

說罷的擺了擺手的示意崔遠可以退下了。

安子或:“……”

瞧著樣子的王爺還真打算每天變著花樣給那位祖宗送零嘴?

“王爺如此的是不是太麻煩了些。”

他說道:“不如叫人詢問了阮小姐愛吃什麼的給鋪子裡定好的叫他們每做出來後送去阮府?”

豈不省事許多?

說起阮靈兒,事的白錦淵總願意多說兩句。

唇邊掛著淡淡,淺笑:“靈兒要,並非是那些吃食的而是本王每天,惦記。”

安子或明白的卻不以為然。

如此兒女情長的如何能成大事?

起身恭敬,行了一禮的勸說道:“王爺心悅阮小姐的可以偏疼她些的這無可厚非。”

“可王爺終究是攝政王的朝廷事物繁瑣的臣請王爺莫要將太多心思的放在男女私情上的多關心關心天下安定,大事!”

話說,足夠委婉含蓄。

卻也足夠明白。

白錦淵雙眸一冷的臉上,笑意褪儘:“天下與本王有何相乾?”

安子或:“???”

“您是把持朝政,攝政王啊!”他驚聲道。

皇帝冇被架空之前的攝政王權傾朝野。如今皇帝被架空的攝政王更是當之無愧,無冕之王!

在其位、謀其政!

白錦淵嗤笑的玩味又諷刺:“天下如何的本王從不關心。”

他隻關心他,靈兒如何。

做這一切的也隻是為了靈兒能過得順心如意。

若非靈兒想要個太平盛世的天下便是戰火不斷的又與他何乾?

無論如何的他總能護得靈兒周全。

安子或震驚之餘的更多了幾分心驚膽戰。

主君如此看重阮靈兒的若有朝一日的阮靈兒犯了什麼糊塗的豈不是要天下大亂?

他眼裡寒光一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